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公民事务次长菲格森先生的贺词-2.太極世家何威廉回憶錄

真人真事記述

一個平民家庭被中共政治迫害和經濟掠奪的血淚史

中國歷史上最邪惡 最殘酷的近代史縮影

前言

十多年來在澳洲悉尼市的專業太極八卦功夫師父中, 有一位名叫何威廉的師父, 不論是西人主流社會或華人社區都知聞他對社區提供的義務服務成績非凡, 是由於他長期以來親力親為出錢出力領隊投入社區服務出了名. 因此在00年澳洲日頒獎大會上, 由巴拉瑪打市市長授予義工服務最高榮譽公民大獎, 00年紐省省長援予華人社區義工服務最高榮譽大獎, 同年榮獲西雪梨民族社區義工服務大獎, 0一一年又再次榮獲省長頒授社區長期服務義工大獎等等. 他對社會提供的義工服務成就非凡, 特別是針對老弱病者[每星期三個上午去老人院和老人中心教運動 ]的服務. 他在巴拉瑪打市曾舉辦了一次除了中國本土以外, 國際上最大型的老人太極表演活動, 體現了他十多年來推廣太極運動的成就. 同時他輔導青少年投入社會活動, 指引他們參與義工行列, 對那些有反叛心理, 賭博, 吸毒, 抽煙, 飲酒等走上邪路的邊緣青少年人, 用心地教育他們走上正道. 為了更好地服務社會, 他先後創立澳中武術交流協會, 中華太極八卦總會, 澳洲道家功夫學會, 雪梨青少年龍獅團, 巴拉瑪打華人協會和舞蹈團, 社區健康服務中心等等不謀利團體.

一個武林人物能夠連續獲得最高榮譽大獎, 是澳洲華人社會少有的事, 更是中國武術界歷史上僅有的事情. 大家知道, 澳洲是一個英語為主的國家, 一個英語程度不好的華人在此地洋人社會裡生活工作困難重重, 如要在英語人仕中推廣中華文化和中國武術更並非容易, 在行動實踐中必須有非常突出的表現和成功的實效, 才能取得主流社會和各級政府的認可和肯定, 乃致表揚和獎勵. 何威廉師父憑著他長期努力工作和卓有成效的貢獻取得上述殊榮是非常難得的, 是所有華人值得驕傲的 .

何威廉師父他曾經在一九九六九七年兩次單身捉拿街頭搶匪, 這種仗義助人的行為極之少有, 而最難得的是他可以在不傷害匪徒身體的情況下把他抓捕歸案交給遲來的警察. 作為一個身懷幾十年中國功夫的大師父, 單對單搏鬥制服擒拿對方絕不困難, 但如要在不傷害對方身體的前提下順利捉拿匪徒, 那就必須要有高超的上乘功夫了, 他這個突出的表現在悉尼市功夫行業中獲得極高評價和佩服.

目前, 何師父承傳父輩中醫道家推拿正骨矯正脊椎手術, 專門為脊椎移位歪邪, 身材畸型的人矯正脊椎。這種傳統醫術不須開刀, 免除打針吃藥, 患者即時減少酸痛和麻痺, 同時根據病情指導病人使用中藥食療食補調理氣血, 教授道家養生氣功太極八卦功夫, 短期內會病情好轉, 繼而氣血旺盛身材健美精神健康。

何威廉師父說; 人生下來本是身外無物, 人逝去也應身外無物才符合大自然規律 [ 道法自然]. 對財富和成就的理解, 應該是健康. 學問. 經驗和精神, 並非只是金錢. 這是修煉道家功夫的最高境界, 也是他的道家思想理念, 他的太極人生觀和追求成為一个名符其實的道家修仕人生目標. 何威廉師父說; 看著一批又一批的學生門徒健康成長, 道德品性善良, 成為社會有用之材, 自己能把健康和精神, 學識和經驗留給年青一代繼承下去, 心願就實現了, 滿足了 .

何師父只讀到中學初一時就自動停學了, 他如今的知識學問都是在社會中磨煉而成的, 現今在澳洲熱心投身社會服務 [每星期三個上午去老人院和老人中心教運動 ] 是承繼了先父的遺願. 一個中國地道的傳統家庭, 既非大富更無權勢, 幾十年來經受中共政治迫害和經濟剝奪, 三代人都蒙受了不同程度的摧殘折磨, 導致這個家庭的成員大部份都是用偷渡方式逃離中國大陸, 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中共對中華民族的禍害之深了.

師父和太太

究竟這個武林人物何威廉師父是個什麼人?  是何方神聖出身在那裡?  憑什麼本事可以連續獲得多次大獎呢?   為了讓人們更了解他的過去,  以下是他的自傳回憶錄.  下面文章中闡述的往亊,  有某件事回憶起來叫人太傷感而不想再提起,  或者公開了某件事會連累暴光了某個好人可能對其人不利而不再提起,  又或者重提某事時但無法再清楚地回想具體細節了就略略帶過.   總之,  所有回憶的事物除了個別事的時間日子可能有先後誤差外,  一切都是真人真事,  歡迎有意想知道更詳細的或要查證歷史事實的人請直接和作者查詢,  電0417275325 何威廉聯絡 .

太極世家八十年史實

中國幾千年文化源自道家思想, 道家思想是推動中華民族文明社會發展的原動力, 是中國特有的道德觀念和人性倫理準則. 凡是違背了這個準則的年代 , 就會出現文明倒退的野蠻時期。在幾千年的中國歷史記事中,記述有好幾個朝代發生滅絕人性的種族虐殺和戰爭殘殺,還有近代外敵入侵做成中國人被屠殺的事實,然而這些惡行都是在戰爭中做成的,和中國近代幾十年的殘酷慘況完全不同。近代幾十年的中國是在中共暴政統治下, 是在沒有戰爭的年代由中共發動群眾運動時出現的慘劇, 導致大批老百姓被餓死和受矇騙而互相武鬥打殺死亡。

例如一九五三年的土改運動和 [三反五反] 運動,中共屠殺了數以萬計的所謂反動分子和反革命份子。一九五八年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共產風年代,做成中國經濟困難和普遍飢餓,乃至有餓死千萬人的慘情。事後中共自己也承認發起這個群眾運動是錯誤的,以毛澤東台劉少奇上台而掩蓋了中共對人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然而,中共並無誠意改變損害人民利益的的念頭,不久又發起文化大革命運動,再次把全國人民推入火坑之中。根據有關記事,一九五三,一九五八至一九六0和一九六六, 一九六七這十多年內,中國大陸飢餓至死和武鬥至死,受政治迫害至死等等加起來有幾千萬人之多。

上述三個年代所發生的人為浩劫,都是中共上層領導們泡製出來的。再加上六四天安門事件和近二十多年開放改革施行 [向錢看] 政策,中國大陸社會的政府官吏普遍貪污腐敗,官商勾結欺壓民眾,完全違背了中華民族傳統的誠信禮義道德準則,人性和倫理等等善良品德通通都拋棄了。中共不斷地製造群眾運動,用建設新中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為幌子欺騙老百姓,拋棄了中國原有的傳統文化思想,強制性地向青少年灌輸馬列毛思想,造成今天墮落至滅絕人性和道德淪亡的惡果,這個惡果毒害了中國近代幾十年出生的兩代人。

中共上層統治集團沿用歷代封建皇朝的暴君之嚴酷兕殘和陰險奸詐手法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擇手段地製造出一次又一次的所謂革命性群眾運動. 例如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矇騙了全國青少年投入 [打殺搶] 暴亂中,事後又以上山下鄉為名,把這些暴亂者丟去窮鄉僻壤,做成這一代青年人留下終身的痛苦回憶,做成這一代青年人的思想道德,品行人性都被埋抹了,扭曲了,甚致走向腐敗墮落。

根據有關資料記載, 在一九六六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 全國各大城市的大中學生在中共教唆之下掀起全國性的革命大串連運動, 在打倒 [封資修], 打倒 [牛鬼蛇神 地富反壞右 五類份子] [造反有理 革命無罪] [破四 立四新] 等等極端口號的騸動下, 到處進行 [打殺搶] 活動. 中共上層利用這些年幼無知未成年的學生來對付政敵, 不但造成了中共內部互相爭鬥殘殺, 還禍及全國無辜百姓. 由於這種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言行被灌輸滲入新一代青少年腦海中, 加上當時的傳統教育被摧毀了, 形成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成長的年青人腦海中沒有了尊師重道忠孝禮義的家庭觀念, 人性品德都扭曲了. 這種社會通病對一九七0後出生的新两代年青人污染極深, 一直延至目前情況越來越壞了.

文化大革命後有不少資料揭露, 革命小將紅衛兵在 [打殺搶] 活動中傷害了不少當時正在為國家努力工作有重大貢獻的人, 破壞了很多中華傳統文化文物. 這些無知的青少年任意闖入民居毒打民眾, 翻箱倒櫃掠奪財物, 這種強盜賊匪行徑競然被中共以毛澤東為首的上層領導們稱之為革命行動, 加上有中國共產黨之所謂 [正確光明偉大] 的感染蒙害, 是非不分, 胡作非為是那個時期青少年普遍存在的通病. 據說, 在全國大串連期間, 無數的未成年學生在集體行動時男女集體同床胡混淫亂, 事後做成墮胎引產事件無數, 中共政府對此默認合法. 下面舉一實例說:

一九六六年我曾處理一批數量很大的貨物, 這批貨來自廣州市土產公司, 紅衛兵全國革命串連時期, 很多外地紅衛兵到廣州, 從土產公司搬走大量的新草蓆去睡覺用. 新草蓆在睡過幾天後有些破損, 土產公司收回時就變成廢物, 數量巨大有十多萬片, 可想而知, 这麽多的青少年不分男女睡在一起, 不出事才怪呢? 此後的幾十年, 中共搞出一個節制生育政策就是合法的墮胎和人工流產, 實際上是掩蓋住這個普遍性的淫亂腐敗的道德墮落問題, 直致發展到如今的中共官員以擁有情婦多作為身份地位高之腐敗淫亂社會.

人們說:人類社會生活中貪婪和腐敗是滅絕人性摧毀道德的元兕,反之,在滅絕人性摧毀道德之後,貪婪和腐敗會更加惡化嚴重起來。罪魁禍首是誰?誰是元兕?當然是有意識地滅絕人性摧毀道德 的那些人和統治階級集團.

誰是摧毀道德滅絕人性的元兕

今天談論這個嚴酷的話題, 不是中共文化大革命式的扣帽子大批判, 是偏重在親情的角度上以道德人性去衡量, 站在鐵面無私的法律準則角度上, 以理服人用事實去說明. 事實上, 不論你站在任何角度去衡量, 都可以是非分清地判明所要說的這個話題, 從而讓你更深刻地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 如今天的二O一三年中共新領導班子上台後就馬上大聲公告, 在政府官员階級中的反貪腐是首要任務, 這個首要任務不論能否能認真實行, 足以證明中共己经認識到在各級政府機關部門存在無官不貪, 腐化墮落的嚴重程度己经危害到政權, 不得不大聲疾呼, 這就是本文要說的嚴酷話題.

在當今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暴政的黑暗腐敗和邪惡殘暴之時, 本人雖然安定地生活在澳洲悉尼, 但仍然對祖國人民的境遇十分同情, 因為我也曾經遭受中共暴政的迫害. 如今積累了經歷十多年在中國, 香港, 台灣和澳洲社會中生活和工作, 特別是在中共暴政操控下囚獄勞改十年的豐富體驗, 對於不同政治制度社會的本質差別, 可以說比任何一個國籍的政治家都更能了解現在的中國. 另一方面作為一個中國人能夠在不同社會中生活多年, 獲得了不同的經歷與感受, 從而更關心中國人民和中國社會的將來. 為了讓當代華裔年青人和世界上所有關心中國的民眾多些了解中國, 我樂意用自身的經歷去說明問題. 這個經歷包括先父輩上一代的親友和家人, 和我本身受中共迫害的事實, 真實地顯視出跨世紀六十多年在中共統治下的一個平民家庭的遭遇慘況, 有力地控訴了中共非人道對待人民的滔天罪行 .

以下用我的一家父母和親友的經歷揭露這一切,用事實控告中共。

一九五三年中共搞 [三反五反] 運動, 我的大姨夫原是一九五0年前廣州市某地區的治安領導官員, 和後來的中共公安局領導官員一樣身份. 當中共佔領廣州後他留守職位維持社會治安工作, 頭兩年中共安撫他叫他安心工作, 騙他說新政府需要他這樣盡忠職守的警務人員。一九五三年 [三反五反] 運動一開始, 中共馬上把他拘捕起來, 用公審形式當場拉去槍決了。反之, 我的三舅父也是國民政府警務人員身份, 他在廣州被中共佔領前跑去香港加入警隊, 一九七0年代移民美國了。

大姨夫死後留下妻子和一個幾歲大的男孩, 妻子找到門路丟下孩子逃去香港, 這個孩子就留在廣州生活在孤單和恐懼中. 他雖然有母親寄錢供養生活, 但在精神上就飽受折磨. 凡是運動要找反面教材時, 他就要被推出來受批鬥, 從入學讀書起至長大成人投入社會工作, 每次運動都躲不掉被批鬥的惡夢, 長期下來就變成精神病者, 直至前幾年去世了。

我的小姨丈是一個機械工程師, 在文化大革命時被扣上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帽子抓起來受批鬥, 他為了逃避而裝瘋賣傻二十多年, 直到一九九0年移民去加拿大後才回复正常人的生活。

還有我的大舅父, 他繼承父業成為新中國的民族資本家, 在文化大革命中受盡折磨, 七十多歲人被扣押起來, 革命派強迫他連續幾天跪碎玻璃片接受批鬥, 直至他快要死時才放他回家. 他回家後堅持煉氣功和太極, 他曾發誓, 毛澤東要折磨他死 , 他絕不能就這樣死去,他要延續生命, 一定要看著毛澤東是怎樣死的。可惜他看到的毛澤東死時風光極置, 而大舅父在毛澤東死後也就無可奈何去世了。

我的母親是祖公公的笫四女兒, 從小嬌生慣養, 她曾對我們幾個大的孩子說過, 她出生前後有三個奴婢和保姆照顧生活, 這一點我相信。因為在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前, 先父保存有一幅在一九三二年的相片, 上面有三十多個人。楊澄甫大師父坐中央, 兩旁站立是楊守中和董英傑, 其他站立的都是國民政府的高層官員, 祖公公站立在前排。照片背景是國民黨旗和中華民國國旗, 這是楊澄甫於一九三0年第一次南下廣州, 接受國民政府的重金聘請開辦高級官員太極班, 兩年期滿學生畢業時的大合照相片. 照片是大舅父在我父親正式開班教太極時送給父親保留的, 這幅珍貴的照片在文化大革命時被燒掉了。當年祖公公能夠和國民政府高層官員一齊做楊大師的學生, 雖然他不是軍政官員身份, 但他是商界名人, 是國民政府的同盟者。他在廣州市擁有大工廠, 銀樓, 和北郊的大幅土地 , 是民族資本家和大地主, 他的社會身份地位夠資格和政府高層官員一起做楊澄甫大師的學生。

事實上, 祖公公曾為中華民族立下大功, 他的四個兒子都是大學畢業生. 一九五0年後的中共統治初期, 大舅父的身份是愛國民族資本家廣州市一家重型機械廠廠長, 二舅父是抗美援朝的空軍駕機員後來成為研製航天導彈工程師, 三舅父是廣州市國民政府和香港政府的警官, 四舅父是建築工程師任新中國的廣州市建築公司高級經理, 祖公公一家都是為社會, 為政府服務終生的好人, 也是富商兼大地主。

我隱約記憶祖公公在廣州中山路最熱鬧的路段上有一幢五層高一連幾间商舖的大洋樓, 另外在海珠廣場旁的海味街有一幢花崗岩地腳雙層青磚到頂的兩層古式大宅, 屋頂瓦面和天花棟櫟上有龍獅鳳彩瓷和木雕. 這幢漂亮的古式大宅在 [三反五反] 運動中被強制性沒收了樓下部份, 搬入了兩戶工人成份的家庭, 到了一九八0年文化大革命後我曾去大舅父家探望大姨母, 看見樓房破舊不堪橫櫟快要倒蹋, 就幫忙用十多根大木頭把房子支撐起來. 另一幢在中山路上的大洋樓早在 [三反五反] 運動時就被充公了. 另外在珠江河邊有一座大型機械工廠, 這座工廠曾為廣州國民政府東征軍閥陳炯明趕造砲艇, 為抗日打鬼子製造軍火, 為新中國的經濟建設製造拖拉機部件等等.

直到一九七五年後, 二舅父從軍隊退役回來接任工廠的最高領導職位黨委書記, 他是全廠一千多工人的領導人, 但他一家四口人住的房子是最小的工廠宿舍. 我去探望他時是一九八三年, 當時一家住房只有一個睡房, 小客廳連廚房一起, 沒有廁所, 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兒女是睡在天花下自己用木板造的床鋪. 聽說後來廣州市容規劃重建, 政府徵用了舊宿舍的土地而為他們建造了新宿舍, 二舅父才跟工人們一齊轉住新房子. 他是一個國營大工廠的最高領導人, 屬於地區黨委書記級別, 在軍隊中是團級領導地位, 他的清廉品德是少見的.

一九八三年我從香港回廣州做進口現代化機械設備的生意聯絡人, 我得知二舅父的工廠要轉換新機械, 要一套生產不銹鋼啤酒桶的大型設備, 我從日本和德國兩家大公司找到這套設備, 估價八百至一千萬美元. 生意成功香港代理公司有總值的一成利益, 其中我可得到五分一的合法佣金約二十萬以上, 我向二舅父承諾二十萬佣金分一半給他. 為這筆生意我化了兩個月時間, 多次往返廣州和香港兩地. 這個生意商談完成後把報告呈上北京中共政府的工業部審批, 過了幾個月毫無回音. 後來二舅父告知我, 北京的工業部領導人直接和日本方面交易, 把二舅父和我代表的香港公司都撇開了, 我白做了兩個月又化了不少錢. 對此, 二舅父表示他不能和北京的上司交涉. 原來當年的北京政府在控制美元方面有規定, 幾百萬以上的大數目必須由中央部級審批匯款, 工業部的人獲得這筆己商談好的生意就佔為已有, 不但從這筆生意中獲取了佣金, 還順道去日本和韓國旅遊一番. 後來二舅父暗中對我表白, 他從一九五0年大學畢業加入志願軍當飛行員去朝鮮打美國鬼, 曾立下戰功加入共產黨, 回國後參與製造導彈的工作, 二十多年後退役帶著在北方娶的老婆和兩個兒女回廣州, 進入重型機械廠當領導人, 他知道中共的邪惡本質, 但他不能說也不敢做什麽.

另一事實, 我的母親在小孩子年代有貼身婢女照料生活, 在新中國成立後不久她的婢女和一個誠實的工人結了婚, 她們一家四口人在土改時分到了祖公公的大片土地和房屋. 這個婢女一直和我家母親保持良好關係, 在一九六0年經濟倒退缺糧餓死人時期, 她經常送來一些農產品給我們食用. 到了文化大革命時, 她的大孩子才十七歲, 父母讓孩子跟著我一齊偷渡去了香港. 直到一九八0年我勞改回廣州時, 這個婢女還叫她的丈夫和女兒騎自行車跑一個多小時, 送來三蛇酒給我治腰骨痛。她的一家待我們如姐妹兄弟一樣保持感情幾十年, 本來兩家人的出身完全是對立的, 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奴婢, 然而卻能聯結在一起。後來我了解到, 這個婢女家庭在土改時分到的土地, 到一九八0年後變成廣州市北郊城市發展商用土地, 收購價值很高, 賣出了一部份後一家人都不用工作就有錢化。她掂記著當年的主人, 知道主人受苦難, 她自動給與支援幫助。這是人性的表現, 是共產黨人無法理解的事實。


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快將結束, 中國南方的廣州市民大批逃亡去香港, 我的父母也捲入其中. 一九五0年在 [新中國] 成立後, 中共向全世界華人發出建設新中國的號召, 先父母在動人的口號引誘下返回廣卅, 掏出所有積蓄做本錢, 開始了發展經濟創造就業的小型手工業生意, 從一九五O年聘用幾個人發展到一九五六年聘用長短工百人之多的密集型手工業廠商, 實現了中共宣傳發展經濟促進就業的目標. 父親經營的生意是收集廣東廣西兩省常用的破舊草蓆袋, 回來洗曬乾淨再修補好轉賣循環使用, 其中部份不能修補的運往江蘇省的農村作副業造鞋底用途, 這個生意需要大量勞工人手, 對當時發展經濟促進就業貢獻很大, 因此而獲得中共控制的廣州市工商聯多次表揚評訂為紅色資本家.

但好景不長, 一九五六年中共藉口搞公私合營擴大企業規模, 實際是強制性地侵占民間資本. 一九五八年毛澤東發起反右傾和大躍進, 人民公社共產風運動, 中共用[並店] 的方式把父親的生意並去了. 中共命令在附近的三家相同行業的私人商店合併為一家, 並店後由中共政府的工會派來一個共產黨員當正經理, 原有三家店的東主被貶為副經理, 不久又降級為一般店員.

先父做的生意對一窮二白的新中國貢獻頗大, 利用廢物重新成為有用之物, 對當年經濟落後失業率高的中共新中國來說十分需要. 這個明顯實效貢獻的生意中共應支持和表揚, 但中共是一夥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出身的, 不務正業的流氓歹徒, 任何時侯都在搞陰謀鬼計設法騙取和掠奪別人的財富, 先父就是被這夥流氓歹徒害死了.


公私合營 [並店] 是吞佔私人企業的奸詐藉口, 中共在政權未穩固和經濟衰落的建國初期, 用充許私人做生意和表揚紅色資本家的奸詐手段, 引誘愛國民眾投入復興經濟發展生產的熱潮中, 當經濟發展成果顯現時則用公私合營擴大企業的藉口吞佔私人企業. 接著是搞反右傾, 反封資修, 大吹共產風, 搞人民公社大躍進等等一連串倒行逆施勞民傷財的民眾運動, 把當初全心全力投入發展經濟促進社會繁榮的私人投資者的積累資本, 用共產的藉口全部侵占了. 當時中共搞人民公社共產風, 把侵占私人積累資本的做法公開宣傳說是消滅剝削制度, 把財富歸還給人民,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 所有財富是屬於全民所有的. 這種宣傳說法騙住了全國勞工大眾, 盲目地追隨中共支持中共. 到了幾十年後的今天, 殘酷的現實顯視, 當年中共侵占私人資本時所說的所有財富屬於全民所有,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這句口號是無恥的謊言.

很多人在一九五三年 [三反五反] 運動, 一九五六年公私合營[並店], 一九五八年共產風,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時期被抄家批鬥, 不但損失了所有的私人財產, 連土地物業的證明文件如 [ 地契屋契 ] [ 股份證 ] , 都被燒光毀掉了. 加上當年曾參與抄家入屋搶奪私人財產的革命派紅衛兵青少年, 大部份己四散東西, 根本沒有人肯承認當年曾參與過那些無法無天的暴行, 因而做成很多受害人是手中無證明文件, 也無被告可指認, 根本無法追究. 例如房屋物業, 幾十年後的今天依然存在, 但佔用者不承認原房東業主的所有權, 原業主也就無法收回. 又例如商業資產, 幾十年後擴大增值百倍, 原投資創業者卻不能獲得利息及利潤分成. 而政府有關部門官僚主義嚴重, 加上專政獨裁的政治因素限制, 尚未有解放思想和開放改革, 受害人要求 [ 平反 ] 是處處踫壁, 無處申冤. 不少人對 [ 平反 ] 心灰意冷, 就設法離開中國遠走他鄉了. 有些人幸運得到 [ 平反 ], 但只是從牢房中釋放出來 , 象徽式的照顧安排工作, 不但沒有獲得賠償, 連幾十年的工齡和工資待遇都未有恢复到合理水平, 只好含冤委屈過日子直到如今退休終老.

如今,  中共幹部上致最高層官員,  下致街道基層幹部無官不貪的狂潮席捲全中國.   他們把當年並店共產風侵占私人生意和資本而擴大發展成擁有巨大財富的國營企

, 以上市公司集資和出讓股權或出賣國有企業的方法, 從中私吞了巨額金錢. 有些更明目張膽出賣國有土地轉手盈利, 更有些直接從國有銀行無抵押地提取巨款做生意, 還有些良心喪盡者把社保基金挪用去妙股票或做生意. 總之, 幾十年前是用革命口號剝奪手段或美麗的謊言欺騙人民交出私人資產財富, 現今則利用手中擁有的強權霸占吞食人民的國有資產財富.

我永遠不能忘記當年先父的生意被 [並店] 後受刺激至吐血的情景, 當時有原來的佣人和夥記把先父扶持回家合力抬上睡床. 這幾個跟隨先父多年的佣人和夥記們, 都明白東主是化盡心血把生意做好, 讓大家有工作有收入, 因此在多次群眾運動時都沒有出面批鬥東家即我的先父.

一九五八年父親的生意資產被政府接收, 父親忍受不了生意資產被吞而病倒了在家休息, 每天去打太極療養身體, 母親每日上班, 下班後還要接受洗腦開會到九點後才回家。原本在幾年前的家務事和小孩都有傭人保姆照料, 但一九五七年後政府不准平民家庭聘用保姆,我們家沒有姐姐只有哥哥, 大哥去了農場, 做二哥的我就要負責家務事煮飯和照顧弟妹, 幫弟妹沖涼洗衣服, 連父母的內衣褲都要洗。

我家住的房子在父親經商時是樓下店面做草蓆竹器的, 後面是貨倉很乾淨. 一九五八年大煉鋼把店面原有的大鐵閘門拆去了, 同時把樓梯窗戶等所有鋼鐵配套都拆去了, 留下被破壞了的磚造大門框和窗框要我們自己收尾, 這是中共惡行之一. 一九五九年搞人民公社大飯堂, 中共派出所把樓下店面徵用了做飯堂, 建造了幾個大煤爐但沒有造排氣排煙系統, 大煤爐燃燒的煤氣和蒸飯炒菜的熱氣都往上升, 經過我們到二樓的通道, 全部把我家九口人住的二樓罩滿了, 我們被迫生活在空氣非常惡劣的環境中近一年時間, 這又是中共無視老百姓生死的暴行.

一九五年我家樓下原是父親的山貨店被並走了, 樓下的地舖換成一家飲食店,修造了幾個蒸松糕的大煤爐. 這種大煤爐和蒸氣火車頭的鍋爐一樣, 是用水把煤粉和成泥巴狀, 用鐵鏟把濕煤拋進火爐裡烘乾後再燃燒的方法, 我十分興趣地學會了蒸糕師父燒大煤爐的技巧。 後來搞街道人民公社建立大飯堂, 樓下地鋪就換成大飯堂, 開始時那些原本是家庭婦女的廚房女工都不會燒大煤爐, 我就幫忙她們把煤爐燒起來, 結果我乾脆不上學讀書, 為樓下飯堂燒大煤爐做煮飯工.

說到煮飯工實際上是蒸飯工, 當年糧食不夠吃, 有人想出雙蒸飯三蒸飯這個欺騙肚子的壞主意. 首先造一個有一米多直徑的, 用水泥和磚造成的大池, 大池有一個如水閘一樣的閘門, 這個大池是造在一個大生鐵鑊上面的, 大鐵鑊放了水, 上面放一塊用格空木條造成的疏洞板, 板上再蓋上一張酒桌用的大白布, 然後乾米放入, 蒸一個鐘頭左右, 再從閘口把米耙出來, 放置明天再蒸第二次. 第二天把昨天蒸過的米再放入大池內, 蒸了三十分鐘就打開上面的大池木蓋, 用水勻往米上均衡地灑大熱水, 再蓋回繼續蒸, 又過了二三十分鐘再次灑水, 繼續蒸三十分鐘完成. 這種雙蒸飯一斤米變成兩斤半至三斤飯, 含水量極大, 賣飯時用稱算斤兩, 放在飯盒內滿滿的, 事實上是騙自己的肚子, 長期食用會營養不良, 甚致患水腫. 當年這種公開合法的造假, 是從中共上層教唆和指令下來的, 中共吹牛大躍進要超英趕美, 大煉鋼, 畝產萬斤糧, 搞人民公社吃大鑊飯, 刮共產風浮跨風, 把神洲大陸弄得烏煙瘴氣. 自此, 中共的奉旨造假和虛偽做作成為領導人的首要信條, 延至今天由上而下的全國官吏貪污腐敗, 殘害百姓的事件再不是新聞了, 這個教唆和指令的罪惡源頭當然要由毛澤東為首的中共元老們負責. 今天有人說要拆掉天安門廣場上的毛澤東紀念堂, 要鞭屍和燒毀毛澤東的遺體, 我認為留下最好, 把中共所有罪狀逐條刻上紀念堂的牆壁和石柱上, 讓永世的後人們警惕中華民族曾有過這一段可恥的歷史事實.

一九五九年開始限制糧食, 一家六個小孩的分配糧食根本不夠吃, 一個人一頓飯只能限制吃一小碗, 油和肉都很少, 一家人餓得皮黃骨瘦。小妹只有一歲, 對上的是五歲亞忠, 七歲亞熹, 九歲亞星, 十二歲亞明, 和我十四歲讀初二, [當年政府下令, 如有多個孩子的家庭,必須有一個去農村務農] 大哥被政府強迫分派去農場做工了。何家六個孩子是少年兒童時期在成長發育, 一定要吃飽肚子, 那段日子非常艱難。我十四歲自己停學不讀書, 去樓下飯堂做煮飯工, 交了飯菜票後就多拿一倍以上的飯菜, 讓全家人吃飽不用挨餓, 後來被派出所來的幹部發現了, 他告知上級抓我去勞教一年多。

一九九年的某天晚上, 一個警察來我家帶走我, 到了派出所問了一些話, 又把我帶到一個有牢房的公安分局, 把我推入一個己經關有幾十個人的牢房, 連續幾天內又推進來幾個人. 這個二三十平方米的牢房關了五六十個人, 睡覺時人靠人排列直到門口馬桶旁邊, 每天午晚兩頓粗菜白飯, 上午和黃昏兩次放風, 讓囚犯走出牢房在院子內行半小時, 這樣呆了一個多星期. 某天早上警察叫所有人出來蹲坐院子地上, 用繩子把五六十人一連串地捆綁起來, 再走出院子上了一台大貨車, 幾十人擠迫坐下, 貨車開動走向潮汕公路, 到了中午左右走到一百另三公里的博羅縣湖鎮農場. 這個農場就是勞教場, 主要是種水稻和雜糧, 我被分派到養豬場的飼料組, 工作走生產飼料養豬. 當時我未成年只有十五歲左右, 公安干部對我監視較鬆, 在飼料不夠供應時, 幹部叫我去野外撿野菜回來養豬. 我早上挑著兩個筐子帶著午飧乾糧離開勞教場, 有時走出幾十公里的山區野外, 到傍晚時才回勞教場. 由此, 我認識了很多種可以吃的野菜和草藥. 在勞教期間我學會了種菜, 又練成了一口熟絡的國語, 為日後和北方人做生意創造了良好條件。

那個時期糧食缺乏, 勞教犯每天三頓都混有雜糧, 某段日子還加上禾草穀糠混在麵粉中做饅頭和米糕给勞教犯吃. 事實上, 按照幾百個勞改犯加上幾十個公安干部, 連家屬也不足一千人, 經營著上千畝的富饒的農田和魚塘, 養豬場, 雞鴨成群, 還有簡易的農村酒廠糖廠等等全套農業人口的生存配置, 自給自足綽綽有餘. 但是, 勞教犯辛苦勞動生產出來的食品, 好的全被中共幹部奪走了, 中共是可恥的剝削者, 是中共他們自己說的要受專政, 要被打倒, 要被消滅的剝削階級.

在我十四歲為飯堂當煮飯工的那時起, 我就用每月二十四元的工資幫父母養弟妹, 用政府分配我家的糧票買飯票菜票, 買油買肉買魚等等食物, 有時大哥從農場回家要救濟, 我會紿他两三元回去化, 我替弟弟們交學費買文具, 偶然我會去買本書或看一場電影, 那時期我根本不懂化錢。 原本國家規定工資級別是按工種劃分, 我的工作是煮飯工, 工作從早上六七點鐘開始一直幹到晚上七八點收工, 中途在下午三四點鐘休息一下, 一天工作十多小時, 工資最低應該是技工級的五十六元. 中共政府公安派出所的領導人說, 你還未成年只能按學徒工計月薪十八元, 另加班費六元共二十四元, 我還未成年當然沒有異議. 我不上學而去做工賺錢養家是自動的, 父母在學校派人來家訪查問時才知道我逃學了.

在我十四歲為飯堂當煮飯工的那時候, 中共公安派出所的一個共產黨人是飯堂的直接領導, 他把一個來自農村的年青女子安排當我的助手, 要我讓出房間給她住. 原本我們一家九口人是住一層五十平方米左右的二樓, 再加一個十幾平方米小閣樓的, 如今被中共派出所官員強迫父親無償的讓出小閣樓給他的一個親人住, 我家九口人就只好擠在二樓總共五十平方左右一個小房間和小客廳了. 我記得父親被派出所官員叫去派出所回來後, 對母親說要無償讓出小閣樓給別人時的激動表情, 尤如前幾年公私合営被並店, 被中共派來的黨幹部奪去生意和全部的商業資產時的激動表情一樣, 中共這樣的橫行霸道叫人無處申訴, 無何奈可要苦忍冤氣乃至冤死. 當年我和大哥三弟四弟同睡在鋪面和二樓之間的小閣樓, 這小閣樓是先父做生意時的會計出納房間. 大哥在這個時候被派出所專員點名送去農場務農, 兩個弟弟和我只好在二樓廳堂晚鋪早拆開床睡了. 回想當時中共公安派出所官員是強迫我父母接受別人佔用房間的, 此後原本是四個孩子同用的小閣樓就讓一個農村來的女子佔用了, 當這個女子學會了燒大煤爐和蒸飯技術後, 中共公安派出所官員就藉口說我多拿飯菜屬於貪污, 把我抓去強迫勞教了, 這件事充份證明中共對老百姓的橫暴欺凌.

當時我只有十五歲, 我在飯堂當的那份燒爐蒸飯工作本應按當時工資評級是三級技術工人, 最低工資應該是每個月領五十六元, 但中共只給我二十四元, 照數計尚差三十二元, 這三十二元等於是每天一元, 這個每天一元之數按當時物價水平足夠買十個小孩吃的白飯青菜了. 這種事情說出來, 當今誰也會明白中共的流氓惡霸本質, 現今的中共高層如何作解釋?

這段歷史對貧窮的家庭來說並不奇怪, 但我家不是窮苦人家, 父母出身都是富人家, 從小入學讀書至高中畢業, 父親三十多歲就當老闆自己創業. 由一九五一年至一九五六年先父是在中共的建設新中國號召下發展生意, 主要是在這幾年內形成規模的, 這幾年都有聘用家庭保姆帶小孩. 一九五七年後開始陷入苦境, 一九五八年公私合營並店, 中共變相掠奪了私人生意資產後, 我們的家境一落千丈, 這是中共陷害我家父母造成的. 我十四歲停學去做大男人的粗重工作, [二個人去糧店抬一包兩百斤重的大米, 走一百多米路回飯堂] 那時每月工資是最低的學徒級, 加上超時補貼也只有二十四元, 尚差技工級的五十六元少一倍多, 這種待遇明擺是中共在剝削人, 這筆帳應是中共派出所居委會中共幹部們負責. 對這一切, 今天中共高層領導們的子女絕不會相信,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中共高層領導們罪責難逃.

先父的為人

父親自幼酷愛道家文化, 青少年時代的業餘時間全部投入煉太極拳, 自修中醫和脊椎專科, 對中共以反對資本家剝削窮人為藉口而奪去他做生意所積累資產的暴行無意抗拒, 一九五八年斷然辭職脫離商店, 一九五九年申領教太極拳的牌照從事為人民服務的教拳工作, 同時進修中醫成為經濟個體戶. 在一九六二年劉少奇上台的那幾年光景裡, 太極班學生發展超過百人. 同時他應舊友的要求重操舊業, 為江蘇省農村的朋友做葵骨刷子和做布鞋底付業生產尋找原材料, 在廣東廣西兩地收集葵扇廠的下腳料葵骨和裝鹽巴和糖粉用過的舊草蓆袋運去江蘇省, 這兩項都是廢品利用的生意, 加上教太極拳和中醫治病的收入合起來每月超過五百元, 這個收入比當時的毛澤東月薪還要多.

在這稍為安定的幾年中, 父親帶著我多次去外地收買舊草蓆袋和葵骨, 在旅途中訓導我做人的道理和道家功夫中醫學識等等. 還邀請了好友佛山精武會出身的潘炎流大師父教我吳式推手, 秘密拜訪原國民政府南京國術館武術主編姜容憔宗師教我八卦掌. 父親告戒我, 單純煉太極拳一種功夫是不夠的, 必須加上八卦掌才能還原道家武當功夫的精髓, 真正做到養氣健身和自衛防身. 我聽從父親教導, 每天投入煉功的時間六小時以上, 還有看中醫藥書, 回家做家務和照料幼小的弟妹, 從早到晚全無休息. 每年的國訂大節日如十一, 五一等, 政府部門一定叫我父親派我們兄弟幾個一齊上台表演太極八卦推手對打刀劍等節目, 當年我在沙面公園出現時, 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做師父仔或賣武昌, [ 我當年的姓名叫何文昌]

先父是個大好人, 不抽煙不飲酒不講粗言。他是一個模範的慈祥父親, 我從來沒有見過父親打罵子女, 更不會在子女面前罵人, 他對工人和傭人保姆的態度如君子作風待人, 直到他過身十多二十年後他的徒弟和做生意的朋友, 雖然他們都比我年長, 對我依然十分禮讓,這一點當然是先父留下來給我的面子。

先父從事的經商事業完全符合一九五0年的建設新中國需求, 中共當時號召人民發展經濟創造就業機會, 先父的生意需要大量勞工人手, 對當時發展經濟促進就業貢獻很大. 我記得當時先父聘有五六個男和女長工, 先父訓練她他們掌握行業技術, 然後帶領幾十個臨時工, 甚致過百人投入工作. 附近街道的家庭婦女都可以參加, 每天幾個小時的工作可以收入一元幾角錢, 這個數目在一九五一五二年代足夠維持一家幾口的生活了. 因此, 先父在當地社區民眾的心目中是一個大好人, 而那幾個長工一直對我家人表示敬重, 當反資本家剝削工人的三反五反運動和反右, 反封資修, 刮共產風, 文化大革命等運動進行時, 這些長工都沒有出面批鬥我的先父, 反而私下會探問先父和慰問我家人.

中共宣傳打倒地主資本家, 帶領窮人掠奪富人財產而翻身作主人, 用這種強盜歪理矇騙老百姓, 事實上並非全部窮人都聽從這個歪理的. 就以上所提的在先父山貨店做長工的那幾個工人, 在歷次運動中都沒有參與對先父的批鬥. 這些長工是親眼看著先父如何去經營生意, 言授身教地指導他們掌握行業技能, 從而發展擴大生意的. 這是先父用心血經驗攜帶窮人增加收入改善生活, 並非如中共所說的剝削窮人. 而且先父做的生意是利用廢物, 對社會貢獻很大. 一切都證明先父是個好人, 是為群眾謀福利, 為建設新中國努力工作的人.

Alpha

直到先父過世後多年, 一九八0年我勞改回家要重做生意時, 一個曾經由先父訓練做生意的長工, 已經升職成為一家大公司的最高領導人. 他在一九六七年曾託我幫忙處理了一批被大串連紅衛兵弄壞了的新草蓆, 由此他信任我的工作魄力. 十幾年後他又找到我, 對我說有很多滯銷的手工竹器家具, 放在貨仑內擺了十多二十年無法解決, 我能否幫他處理掉, 我說只有銷出外國才能處理完. 這批竹器家具很多, 有廚房用具和客廳桌椅等等, 種類五花八門數不勝數, 況且價格很便宜, 比木造的同樣用具低一半以上, 在歐美英澳等社會是有銷路的. 我清點一下這批貨, 要用四五個貨櫃才能裝完, 海運去欧洲和澳洲的運什費要化幾十萬人民幣, 我直言告訴他我沒有本錢買下這批貨, 他說他信任我, 他是公司最高領導人, 可以决定和我的合作方式,  公司先出運費把貨運出國外由我指定的城市港口, 貨賣出後再結算, 公司只要求收回本錢和運什費而已. 這個生意不錯, 估算當年能完成這筆生意的話, 可以賺到十萬八萬澳元, 我承諾他生意完成後送給他一萬澳元, 很可惜我還未談妥生意就離開廣州返回香港了.

另一筆生意是廣西省梧州市的先父老朋友介紹我的, 在廣西省糧食廳大仑厙內有幾十萬個廢舊麻袋, 放了十幾二十年無法處理, 我聞訊前去看貨. 這一堆舊麻袋足有幾十米立方高和寬, 負責人把冊子攤出來計算一下, 有記錄的超過四十萬個, 還有一些沒有記錄的不知道是多少. 我拆開其中一捆查看, 發現這些麻袋由於裝過番茨粉或木茨粉之類食品, 有些被老鼠咬破了. 幸好堆放在室內, 沒有被雨水淋, 質素仍然不錯, 不過必須先洗乾淨後再修補好就可以再利用了. 第二天我回复他們, 因為他們拿不出具體數目有多少個麻袋, 要現場點算工作量十分大, 我提出以廢品回收價收購, 全部一次付兩萬元現金給他, 不必開發票收據. 這個干部十分高興, 因為他正在為這堆廢物發愁, 如要找人搬走處理掉要化錢的. 現在有人答應搬走這堆廢物還送給他兩萬元現金, 他高興得立即回答成交, 還安排了晚飯請我飲酒吃野味.

當年廣西的野味飧廳很多, 在晚上的街道上擺滿矮桌子小凳子, 吃野味的人就蹲坐在街頭飲酒吃肉. 野生動物種類很多, 穿山甲, 果子狸, 鳥雀, 龟蛇等等幾十種任君選擇, 即殺即煮, 什麽保護野生動物條例根本不存在, 這是一九八0年的事. 過了幾年我另一次上連山, 由連山縣委的干部帶我去吃野味, 中共幹部成群齊齊來, 那天晚上我化了兩百多元港幣結帳, 這是一個縣委幹部三個月加起來的工資錢.

廣西省糧食廳大仑厙這批麻袋擺放的地方靠近西江, 冬季江水下降十多二十米, 空出了岸邊大片地方可以清洗和曬干. 估算叫十個人做這個工作要一個月, 費用一千元足夠了, 加上顧船運回廣州連搬運費不超過两萬元, 到廣州後寄放碼頭仑厙的收費不高, 然後向專門做破舊麻袋生意的修補店推銷. 當時一個破了小洞的質素仍然不錯的麻袋, 可以批發賣出五角以上, 按四十萬個計算, 總值是二十萬人民幣, 扣除所有成本費用加上我的出差費共约四萬元, 實際可以賺入十六萬元之多. 如果我自己顧人修補好再出售, 每個零售價一元以上, 批發價七至八角, 可以賺更多, 但時間會拖很長才能銷售完成.  計劃思考完成後我向香港的親友借錢, 借五萬元港幣一年內還七萬五千, 五萬元港幣等於四萬元人民幣. 所有計劃完成就等年底冬季江水低位的十一月後開始工作, 很可惜我十月份就離開廣州返回香港, 這筆生意又泡湯了. 先父為我打下做生意的社會人際關係, 讓我順利地通過這些老朋友幫忙, 完成了生意商談, 至於談好了的生意泡湯, 那是我自已放棄的問題了.

上面兩宗生意商議在一九八0年代, 都是處理十多二十年積壓下來的物品. 本來每一家市和省的大公司都應有完善的業務安排, 怎麽能讓物資積壓十多二十年不處理呢? 這是文化大革命運動做成的經濟損失, 從我這些做生意經歷中又說明了中共禍國殃民的惡行, 多次搞群眾運動, 破壞經濟, 中共罪責難逃.

自我懂人性會識別是非時, 先父教導我, 他說做人要尊隨一句恪言: 修身, 持家, 治國, 平天下。意思是自己個人要把身心修煉好, 待人要誠謙善良, 身體要健康強壯, 要重視家庭把家人生活維持好, 然後才能有本事參與治理國家大事, 直至平定天下世界大同。 這句話的關鍵是自我修身, 所以他很嚴格地督促兒子們練功和看書閱讀。 我十三四歲時很喜歡看武俠小人書, 那些七俠五義, 三國, 西遊記等都看了, 長篇小說如鐵道游擊隊, 林海雪原, 青春之歌等等每天不斷, 有時在晚上躲在蚊帳內看直到深夜, 經過幾次被父親發現後, 他要我把那些書全部丟掉,換回來要我看他的中醫藥古裝書和有關人體健康的書籍。 他對我的嚴勵促成了我以後愛好自修的習慣, 從道家學說到道家功夫, 中醫理論學問, 搏擊和養生等等樣樣精通。哪怕是在一九七0至一九八0的十年勞改歲月中, 我看了很多書和自學中醫, 還學了中國畫, 熟絡的國語文化水平大大提高. 十年艱苦日子的道家功夫修煉, 大大增強了太極和氣功的成效, 我在改時的表現令中共幹部們都暗暗佩服, 直到如今七十多, 健康狀態不輸年青人。

文化大革命前我們的太極班有两, 在沙面公, 在文化公, 班人合起有成百人. 在周日晨運太極活動後, 帶領太極班的老人們去行山, 廣州的觀音山, 白雲山登上了多次, 夏天去西郊紅樓泳場游水, 坐木艇遊珠江荔枝灣等等. 我們那時候組織的這種活動在澳洲稱做社區健康義工服務, 我如今堅持先父的服務精神, 在澳洲長期為社區民眾提供健康服務, 同時傳承中華文化推廣道家功夫.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 隨著劉少奇被打倒, 全國的個體經營者都被取締, 甚致被紅衛兵抄家批鬥, 父親被迫害至死, 我們一家就遭殃家破人亡了. 我帶同兄弟好友多人成功偷渡香港, 兩年後我又再返回廣州, 意圖組織家人和親友一齊偷渡, 但事敗被捕. 由於我有這種對抗中共的反革命行為, 被中共當成 [一打三反] 的樣板, 判了二十年囚禁勞改, 母親也被判十年勞改, 後來打倒了四人幫才得到平反釋放. 對於上面的往事, 很多人都能理解同情. 但是我的小妹和八0 – 0年代出生的後輩年輕人卻相反, 小妹把我的行為當成是大罪, 她和那幾個兒女後輩和中共一樣把我說成是一個犯了嚴重罪行的罪犯. 她對我十四歲就有書不讀去做工, 為了弟妹吃飽肚不用挨餓多拿飯菜回家被中共幹部發現而捉去受勞教的事, 说成是苯人自己做的. 在父親死後擔承起養弟妹的重擔, 熬過了人亡家散危機的忠義兩存行為, 也是自己做苯人. 以至後來返回為了家人而冒險失敗被捕勞改說成是犯了大罪, 這樣地埋没了良知和沒有判斷是非的能力, 為什麼會這樣呢?

原來在我被押回廣州的住家附近批鬥判刑後, 中共幹部就利用批鬥判刑大肆宣傳來恐嚇街道民眾, 指我是一個勞教勞改罪犯, 還煽動街坊民眾欺辱我的母親和小妹, 她們上街時被人當面辱罵, 甚致被吐口水, 小妹上學時也被紅小兵追打, 直致被迫退學. 這種受欺凌侮辱的日子過了好幾年, 使當年只有十餘歲的她在心理上蒙受了巨大打擊, 乃至是非也分不清了.

小妹沒有讀上中學是因為當年母親被中共判刑十年勞改, 小妹有家歸不得, 幸好有朋友收留她, 她在十四五歲時就要去飯堂廚房做洗碗工, 同時搬入單位的女工宿舍住. 那陣子是文化大革命恐怖時期, 她一個人生活在恐懼之中. 同一單位有個二十多歲的年青人, 他剛從軍隊復員接受安排在單位做保安工作, 他認識小妹後就說能保護她, 因為他的父親是當農村公社黨委書記的, 他本身是複員軍人. 由此未成年的小妹就接近他, 甚至晚上在他的男工宿舍內渡過. 直到母親在七五年平反回家後, 知道小妹結識了一個中共幹部家庭的男子就持反對態度, 但小妹不願和男友分手, 小妹也不願意搬回家住. 後來小妹更換了一份好工作, 離開了單位廚房後才搬回家住. 但是這個年青人和小妹繼續交往, 直到我八0年平反回家後, 這個中共幹部家庭年青人才逐漸減少到我家閒聊. 幾個月後母親安排小妹偷渡香港, 小妹不但不願意還自己化錢購買結婚傢俱, 要搬出去另找房子和男友結婚同住, 母親和我難以說服她, 最後母親說要化錢讓小妹和男友兩個人一齊偷渡, 經過香港再轉去澳洲, 這樣小妹才同意. 但在出發之前幾天, 她的男友退縮了不願走, 結果就變成我帶著小妹去偷渡了. 事後幾十年, 小妹還未清醒, 她仍在說是母親和我強迫她離開中國的.

幾十年來, 中共對新一代青少年兒童在思想和文化教育方面, 完全拋棄了中華民族祖先承傳下來的優良傳統, 扭曲了道德和人性, 例如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恩情親, 天大地大不如共產黨恩情大. 所謂偉大, 光明, 正確的中國共產黨在這幾十年中所作所為, 做成的人為浩劫令人髮指, 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 特別是新一代的青少年兒童思想已被洗腦, 中共對新一代的青少年兒童灌輸功利主義, 機會主義, 虛偽做作, 甚至不擇手段滅絕人性去追求私利, 做成如今的中國社會普遍地無官不貪, 金錢至上, 道德墮落, 無法無天, 滅絕人性的犯罪行為數不勝數. 中共在思想文化教育方面, 毒害了一九五0年後的新一代青少年兒童, 做成的惡果禍害延續至今有兩個世紀.

小妹和妹夫

話說三十多年前, 一個年輕女子 [ 我的小妹 ] 逃離共產暴政的中國大陸偷渡到了澳洲, 不久就被移民局拘捕了. 兄長為了救助她, 就草率地臨時找了一個年輕人叫李x科的做她男朋友, 出面擔保妹妹獲得居留, 妹妹為了報謝也就順理成章嫁給這個并不了解的年輕人了. 兄長把妹妹妹夫兩人安插在唐飧館內工作邊學邊做, 培訓成為熟手的廚工. 但是, 妹夫原來有飲酒賭錢壞習慣, 經常偷偷地在飧館收錢櫃內拿錢去賭, 引起了何姓兄弟的不滿, 從經常吵架發展到打架, 對此何姓兄長毫無辦法, 只好自己退出, 把飧館讓給妹妹家庭經營.

然而李x科劣性不改, 長期在飧館錢櫃中拿錢去賭, 因此而經常和老婆吵架, 他的粗暴兇惡態度, 曾迫使老婆抱著不滿周歲的小孩離家出走, 逃避到幾百公里外的朋友家中. 如此生活熬到我移民澳洲時, x科提出要求介紹他去中國做生意, 我初到澳洲未能深入了解李x科為人, 認為幫助給他獲得較好的工作和收入, 可以感化他改邪歸正做個好人, 就應妹妹要求把中國大陸有官方關連的生意門路讓給妹夫. 當時他是没有本錢的, 我要想法替他找到不用本錢可以賺到錢的生意, 他承諾賺了錢扣除費用成本後剩下純利益兩人圴分. 然而我從來沒有提出要他把賺到的錢分给我, 也沒有查他做生意的帳. 但是, 妹夫早有預謀欺騙我不會英文, 在一九九六年就把我的名字從公司主要人的名單偷偷除去了, 伙同中國大陸某些人另外成立一個公司, 不用本錢可以賺到錢的生意門路完全奪過去, 乃致今天我沒法子用公司法去追究.

現今時代, 有點生意頭腦的人都知道去中國大陸做生意, 要想賺錢發財最好是巴結當官的, 認識的官越大越好, 信任和交情越深賺錢會越多, 這個規則是成正比例的.

一九九六年, 我用了幾個月時間為李x科開展生意門路, 把十幾年前我在香港和中國大陸做生意的門路重新打開, 從悉尼市把一個中國河南省縣級人員, 直接帶到Auburyx科家里, 由此引導李x科去中國做生意. 我教他依據有利條件先從農牧業開始, 從澳洲出口羊皮牛皮和良種奶牛去中國. 當年良種奶牛一隻只要幾百美元, 種牛也不超過一千, 到了中國可以賣三至五千美元, 純利兩倍多, 這個生意從一九九0到二000年都源源不斷.

x科從一個整天食煙飲酒賭錢胡混過日子, 連穿西裝打領帶都要別人幫助才似樣的人, 變成一個下了飛機就有政府官員和專用車迎接去酒店, 地方官員請酒吃飯, 個個稱呼李先生, 被視作嘉賓身份接待的上等人. 他在一兩年之間變成一個到了中國大陸後, 由縣級省級乃致中央級的官員都樂意認識和恭敬接待的人, 是因為他得到我的指引和教路. 我把二三十年前在香港做中國大陸生意時和政府打交道的門路介紹給他, 教他如何做國際貿昜. 剛好那是在中國開放經濟發展國際貿易來往的好時機, 特別是畜牧業需要澳洲的良種奶牛和綿羊, 市場追求優質的紅酒和農產品水果等, x科剛好是從澳洲的鄉下農牧地區來的, 他以一個澳洲來的國際商人身份, 出現在極少接觸國外商人的中國官員眼中, 當然是及時雨, 似是久旱如甘露如魚得水了, 把李x科當作嘉賓招待, 一切理所當然 .

作為一個生活在鄉鎮的小飧館廚工, 文化學識和禮儀品味都欠佳的粗魯漢子, 竟然可以成為中國各級官員的上賓之列, 連省級財政廳長都把唯一的兒子托付到澳洲李家, 由何家小妹照顧生活好幾年, 從讀中學到升上大學. 不難設想人之常情, 在這幾年中他老婆代人照顧孩子, 人家當然會真誠接待他, 公車迎送酒宴接風, x科的面子十分風光, 做中國生意的順利和優惠絕對是無人可及, 賺錢擋也擋不住. 事實上, 人家已多方關照了他, 他可以做無本生意, 幾年時間賺了百多二百萬澳元. 可惜他爛賭劣性不改, 還加上嫖妓溝女, 多多的錢也不夠化光. 從一九九六至二OOO年的頭幾年, 生意還算有成就, 有賺錢拿回家, 但二千年後很少有錢拿回澳洲, 只是從澳洲家中拿錢向外跑, 近十年來經常飛去中國, 如旅遊度假一樣, 主要時間是化在賭錢和泡妓女玩樂上.

最近幾年他在中國的生意做不成就轉去東帝汶, 東帝汶是一個法制不全的國家, x科利用他的父輩和出生在本地的人事關系, 和中國大陸官方朋友勾结, 借助包養的同居妓女聯絡中國大陸的妓女, 在東帝汶出面去機場入境處擔保中國大陸妓女入境, 開車接回妓女安排任宿協助妓女賣肉, 當警方查捕時用車子把妓女轉移收藏起來, 這種包娼生意成為李x科新的賺錢門路.

關於購買農場

OOO年以前, 澳洲政府對外國資本購買澳洲農地是有限制的, 必須有本土澳洲人合作一起購買才可以. 湖北省政府財政廳廳長從公私兩利考慮, 就邀請澳洲人李x科幫忙, 用合作人名義在AUBURY購買了一個價值一百八十萬的大農場, 分給李x科百分之二十名義上的股份, 這是空股他是不用出錢的. 買農場是用政府的錢,一九九六年用一百八十萬買入,二0一一年以四百二十萬賣出,扣除銀行利息後獲得純利一百多萬,這筆錢被當年買農場的幾個經手的政府官员瓜分了,李x科百分之二十空股也獲得百分之二十的分成。

x科當時以合資人身份向澳洲政府登記購買農場, 是隱瞞了 [空股] 這個事實, 從法律上嚴格來說, 他是一個虛假的合資人, 是屬於欺騙澳洲政府的做法, 屬不道德的商業欺詐. 另一方面是欺騙中國政府, 當年買農場的那幾個經手人, 採用不法交易手段逃稅, 順利地私分了百多萬澳元, 至今澳洲政府和中國政府都置之不理,無可作為.

十七年前我為了幫助小妹和妹夫, 把中國大陸有官方關係的生意讓給妹夫去做, 絕不是叫他去做犯法的事. 從長遠利益來說, 澳中貿易擴大發展每年以兩位數上升著, 中國大陸的生意多得做不完. 來按照國際貿易例的顧問費和佣金抽成比例, 百分之幾足以令他發財了, 老老實實地去做貿易顧問, 抽佣金和拿取介紹費絕對不會有麻煩. 問題是他劣性不改, 有錢在手就去嫖賭飲吹, 把大好錢途毀掉了. 他去中國做生意是我指引教路的, 他用公司名義賺非法收入的事可能會牽連到我, 我是好心做錯事了 .

今天可笑的是, x認為他的發財運氣是上天給的, 是他自己努力做出來的. 他認為我的小妹在三十年前被移民局扣留後, 是他出頭認做未婚夫才有機會居留澳洲. 我二十五年前去台灣的定居是在他幫助下取得的, 十七年前我到澳洲定居後他又教我去中國大陸做生意, 甚致中國大陸的人到澳洲做生意也是他幫忙的. 包括現在東帝汶包娼賣淫, 夥同包養的妓女合作一齊安排中國妓女到印尼帝汶賣淫, 一切都是他的主意, 是他組織策劃的, 他的道德人性已到完全不要禮義廉恥的地步了. 他的道德人生觀和現時中共某些官員一樣,視自己為太上皇, 為追求奢侈豪華淫亂腐敗的墮落生活,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x科的姐姐說出良心話, 說當初就不應教他去中國大陸做生意的, 他是嫖賭飲吹樣樣齊的不肖之徒, 他到了無官不貪, 道德盡喪, 無法無天, 任意胡作非為的中國大陸, 就更加放縱妄為了.

x去中國大陸做生意, 中國方面有官方人員出面招待入住酒店, 還安排了小姐妓女相伴飲酒作樂. 更變本加勱瞞著老婆包養妓女, 把妓女從中國一直包養到東帝汶定居, 還協同包養妓女一起從事包娼賣淫的邪門生意, 安排中國妓女去印尼東帝汶賣淫. 十多年過的是花天酒地腐朽生活, 他己經從一個鄉下小飧館的廚房工變成了一個撈偏門的社會敗類